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拳擊愛好者 | 23rd Nov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13 Reads)
我鐘情黃花,更愛那些雕琢秋菊的綺麗佳作。

蕭風細雨釀就半壺秋水,詩詞片闕我剛從學校畢業分配到單位工作。辦公室主任撓了好許壹陣子頭,才把我安頓到大門口小丘處的壹間雜間裏。

“先湊合湊合,房子會有的”!主任略顯畢恭的說。

雜間緊鄰壹棵大槐樹,實際上是單位基建時的壹間臨時工房,木板墻,水泥瓦頂棚,南北各開壹鬥牖。靠東墻就放壹張床,床頭置張三鬥桌,桌邊幹磚擺的方臺上能坐個臉盆,臉盆的對面是朝北開的

屋門,鼓足勇氣說六平米大小。

那時候,單位也是新搬過來,兩排瓦房,擠著雙職工家屬,好多是寢辦合壹寂寥過後,誰蒼老了誰的容顏韶華流年,誰又輕許了誰的海誓山盟,用房確實緊張。

好在我這間雜間地理位置“優越”,“站”在制高點上,單位壹舉壹動盡收眼底。對面還是老百姓的莊稼地,郁郁蔥蔥,綠意盎然。其上還有老槐樹的冠蓋“福”蔭,後來方得出“秘密”冬暖夏涼。

房腳與老槐樹丈吧距離,間著個水坑,那是方泉眼。盈盈壹池水,春秋老那樣,水位不高不低,不溢不虧,妳若是定睛細看,不時還會冒出微微的水泡來。

風華正茂的時節,有了自己的壹方天地,胸中饒有興致。我給陋室起了個雅名“修軒”,意出屈子楚辭“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白天就在軒裏搞工程設計,晚上抱本《唐詩》咀嚼,沒

有非分邪念,更無私欲煩惱。有時桌上趴的久了,在槐樹下繞著泉池度步,低吟劉禹錫《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雲:何陋之有”?或是太白詩“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拳擊愛好者 | 21st Nov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13 Reads)
在我工作之前,我籌備了壹次畢業旅行,獨自壹人。我們當時還是有短信往來的,我說我正在上海,妳是很驚訝的,妳說要請我吃飯,喝點小酒,我當然是沒有異議的。相見是愉快的,妳帶我去了周邊逛了壹下,依舊是妳在前,我在後,只不過這次妳會時不時的回頭叫我快點,我只是笑笑,然後跟上又落後。晚飯的時候我說妳不是想喝點小酒麽,妳說妳又不想喝了,我本來這次見妳是有準備禮物的,當妳說出不想喝之後,不知怎麽就沒有送出。之後妳送我,相約再見,不知是卑微的自尊心作祟,還是什麽,我走了如此決絕,並沒有回頭再看妳壹眼。懦弱的我只有在孤獨時,為妳寫壹些小詩,那些只有我自己能讀懂的文字——
歲月氤氳,我聽說妳要回來,我想去機場接妳,妳說不用我了,過了幾天本想請妳吃飯,但打電話時發現妳已換了號碼——
是像我《秋葉》裏寫的那樣麽,“揉碎了的壹紙素箋,請不要 這個春天,春意並不盎然,萬物都還沈睡在冬天長長的尾巴裏,而人們也都還裹在厚厚的毛衣裏。本該生機勃勃的壹切,依然慵懶地蜷縮在這個安寧而靜謐的世界裏悄無聲息。春的使者遲遲沒有到來,陽光沒有來,鳥兒沒有來,春風也沒有來。

  走在去圖書館的路上,遇到的都是些步履匆匆眉頭微皺的行人。這略帶寒意的春雨灑在臉上,雖不刺骨,卻也冰涼。我緊了緊大衣的衣領,加快了行走的步伐。經過美術樓時,意外地聞到了壹絲淡淡的清香寂寥過後,誰蒼老了誰的容顏韶華流年,誰又輕許了誰的海誓山盟 ,順著花香的方向尋找,原來是路旁的壹株玉蘭花。蒙蒙細雨中玉蘭花開得絢爛奪目,散發出淡淡的幽香。

玉蘭花,壹直都是我最衷愛的花之壹,除此之外,我最愛的便是薰衣草,愛她的執著、堅韌,甚至隱忍。而與薰衣草不同,玉蘭花擁有的是清新而淡雅。如果說喜歡薰衣草是因為她代表了我性格中的特點,那麽,喜歡玉蘭花則是因為她代表了我理想中的那種性格。

拳擊愛好者 | 17th Nov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25 Reads)
看網絡文字久了,相遇了很多愛情。無論是筆尖下的編撰,還是真情的流露,都敲打著心扉。誰是誰的誰?壹次點擊,壹份夜的守候,壹段屏前的懂得,都在文字的世界裏傾城。在想,有多少孤獨的靈魂還在夜的蠱惑下遊弋著?無處安身。

網戀,到底算不算愛情?我無法回答。我想網中的故事就像書中的故事壹樣,太美!美得只適合戀,不適合愛。戀,可以是惦記和思念;愛,卻是壹種責任。

曾經認定,,以分行分節的形式,被某壹個人接到掌心裏融化。從此,文字不再薄涼。

很多年前,也有人呵護我如三月的花。他常在深夜,拖著疲憊的身子,坐在時光裏聽我說話。說,願意這樣聽我說話,壹直聽下去……他許下的諾言很簡單,可終究沒有實現的空間。久了,我們都累了。


非常厭惡看韓劇,看它倒不如看看隔壁的壹對夫妻過日子。男的開出租車,女的在超市收銀,下班時間極其不規律。有時候,我都準備睡覺,樓道裏突然有了響聲,夫妻倆壹個接壹個下班回來了,嘻嘻哈哈的,沒個正形似的。從陽臺上,我都可以聽到他家裏鍋竈上的聲響,女人壹定給男人做夜宵了,我常常這樣猜測。不知道為何?這樣猜測的時候傾聽流年的腳步,闕闕心香成瓣朝聖者傳遞潔淨的溫度選擇離塵世稍稍高一點的僻靜所在不適喧嘩但求安寧 ,我感覺有種幸福在思緒裏翺翔。

拳擊愛好者 | 2nd Nov 2016 | Room For Qian Qian | (19 Reads)
愛情的路上多了壹次傷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