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拳擊愛好者 | 19th May 2017 | Room For Qian Qian | (1 Reads)
诗人把他的那朵玫瑰看了一下,写了一首歌颂它的诗——歌颂他在这朵玫瑰的每片花瓣上所能读到的神秘:《爱的画册》——这是一首不朽的诗。
“我跟这首诗永垂不朽了,”玫瑰花说。“我是最幸运的!”
在这一丛美丽的玫瑰花中,有一朵几乎被别的花埋没了。很偶然地,也可能算是很幸运地,这朵花有一个缺点——它不能直直地立在它的茎上,而且它这一边的叶子跟那一边的叶子不相称:在这朵花

的正中央长得有一片畸形的小绿叶。这种现象在玫瑰花中也是免不了会发生的!

“是的,你没有走到有钱的、漂亮的小姐桌子旁边去;你倒是到一个穷苦的老太婆身边来了。不过你在我身边就好像一整棵玫瑰花树呢。你是多么可爱啊!”
于是她怀着孩子那么快乐的心情来望着这朵花。当然,她同时也想起了她消逝了很久的那个青春时代。
“窗玻璃上有一个小孔,”风儿说,“我很轻松地钻进去了。我看到了这个老太婆发出青春的光彩的眼睛;我也看到了浸在酒杯里的那朵美丽的、残破的玫瑰花。它是一切花中最幸运的一朵花!我知

道这!我敢于这样说!”
花园里玫瑰树上的玫瑰花都有它自己的历史。每朵玫瑰花相信傾聽流年的腳步,闕闕心香成瓣朝聖者傳遞潔淨的溫度選擇離塵世稍稍高一點的僻靜所在不適喧嘩但求安寧 ,同时也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而这种信心也使得它们幸福。不过最后的那朵玫瑰花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
“我比起大家来活得最久!我是最后的、唯一的、妈妈最喜爱的孩子!”
“而我却是这些孩子的妈妈!”玫瑰篱笆说。
“我是它们的妈妈!”太阳光说。
“我是的,”风儿和天气说。
“每个人都有份!”风儿说,“而且每个人将从它们那里得到自己的一份!”于是风儿就使叶子在篱笆上散开,让露水滴着,让太阳照着,“我也要得到我的一份,”风儿说。“我得到了所有玫瑰花

的故事;我将把这些故事在这个广大的世界里传播出去!请告诉我,它们之中谁是最幸运的?是的,你们说呀;我已经说得不少了!”
这篇小品,最初发表在哥本哈根出版的 1868年1月 26日的《新闻画报》上。“谁是最幸运的?”安徒生提出这个问题。他在答案中否定了这个“最”字。“每个人都有份,而且每个人将从它们那里

得到自己的一份。”这也是安徒生所具有的民主主义精神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