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拳擊愛好者 | 15th May 2013 | Room For Qian Qian | (29 Reads)
Picture
當街燈亮起來的時候,這夜也悄然落下了帷幕。不管是白日裏的的喧囂,還是露天地裏的燥熱,都仿佛收斂了許多,我的內心也安靜了許多。

晚上歸來, 公園是我每次步行回家的必經之路。好在才九點左右的光景,這時候遛彎兒的人已不算擁擠,我正好可以放慢腳步,讓自己多享受一會兒這夜的美好。

夜空裏,無數顆迷迷離離的星星還未歸去;街道邊,樹影兒朦朦朧朧的猶自在夜光裏迷醉;馬路上,樓宇裏,忽明忽暗的燈光竟顯得那麼溫馨。涼爽的風兒不時吹拂著人們的臉頰,不安分的夜鳥在樹林裏偷笑。湖裏的魚兒可否睡去,這草叢裏的蟲兒仍沒有盡興,一切的一切已經結束,而一切的一切則剛剛開始。

正當我陶醉時,敏感的味蕾卻被絲絲縷縷的清香誘惑。那絲絲的清香是隨風飄過吧,注視著我,靠近著我,悄悄鑽入鼻孔後便徐徐沉下去,瞬間就浸滿我的整個胸腔。那該是怎樣的一縷縷清香呢,甜兮兮的,既不像路邊柵欄上薔薇花香的濃烈,卻又比桃李花香深沉了許多,是一種既溫馨又久違的熟悉的味道。就像邂逅了一個多年未曾謀面的老朋友,內心裏禁不住湧起一陣陣的狂喜。

這是槐花的味道。往年這個時節槐花早就大面積地開放了,當然我也是免不了寫上幾篇自以為美的小文章,大加贊美一番。怎奈今年天氣老是反反複複的,南方四季如春的天氣,到了北方卻演變成春如四季,讓我錯過很多賞花的大好時節。就在我失望甚至於即將慢慢淡忘的時候,這偷偷開放的精靈兒,卻又誘惑了脆弱的味蕾。

說到這槐花,我老家的村頭田邊,倒是隨處可見而見怪不怪的了。每逢五月到來,便都迫不及待地綻放開星星一樣的花朵兒,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掩映在一片嫩綠之中。我們一夥整天野慣了的孩子,每天借砍野菜之名聚集到溝邊的一處槐樹林裏,為貪婪那些新鮮的槐花,竟將鐮刀紛紛拋向槐樹枝裏,沒有半點的憐香惜玉。將打下來的槐花捧在手裏,揪其嫩嫩的花芯放進嘴裏,咀嚼那種淡淡的略帶甜味的清香。回家後,砍折下來的樹枝被隨便丟棄給等待已久的山羊,便再也不加理會了。倒是姊妹們心細,將從羊嘴裏爭奪下來的幾支綴著槐花的枝蔓兒,悄悄插在盛滿水的水瓶裏,繼續回味那份不絕不敗的清香。

也許是受姊妹們舉動的感染,也許是後來年齡越來越大的緣故,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砍折過正處於花季的槐樹枝兒。相反,對這花花草草的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母親是個粗拉人,對於孩子細微的變化是注意不到的。倒是鄰家大嬸,每逢槐花盛開,便總會采些槐花,無論是加上玉米面,還是些秫米面做一些槐花餅,令我們全家羨慕不已。

後來,因槐樹占據了大部分土地,且槐木又沒有太大的經濟利用價值,人們便將槐樹砍伐掉,並逐漸改造成良田,至此我就再也沒見過成片成列的槐樹林,也就見不到槐花一起盛開的壯觀場面了。

如今,倒是城裏人與眾不同,竟將快要消失殆盡的槐樹請進來,栽種在馬路的兩邊公園的一隅。更甚者,還有人奇思妙想,努力爭取把國槐列為市樹市花,令我既驚奇又滿是的喜歡。

在我上班的路上,就種植了許多槐樹。這種槐樹的花是紫顏色的,看上去雖然很吸引人,但其香氣已遠遠不如白槐花的香氣怡人了。放蜂人不管這些,只要花兒盛開便聚來五六家放蜂的,看上去蜂兒整天進進出出的煞是忙碌,究竟這兩種花裏哪種蜂蜜的味道更好,由於我未親自品嘗過,其結果便真真不得而知了。

百花開罷春將暮,為有一縷清香來。好在老天也同情我這份惜花之心,在這麼美好的夜晚將一縷清香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