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拳擊愛好者 | 25th Jun 2013 | Room For Qian Qian | (32 Reads)

夏日的南風,吹熱了整座小城,四處都是蹭亮的青春碎片,一瓣一瓣,來不及撿拾,在易逝的年華裏黯然消融,如同驕陽下,額頭浸出的汗漬在還未滴落之時,卻已然蒸發。

渴望在本該激情的年歲裏,擁有青春的激情,擁有火熱的灑脫,無奈堅硬的生活裏,除了一無四處的落寞,除了百無一用的沉默,別的什麼都不曾擁有。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經過歲月的打磨,漸漸才明白其中有太多涵義。因為欲望的航船,過了做夢的年紀,即便順風搶灘、成功著陸,而在青春的字典裏,那也只能算作現實裏夢想的無奈擱淺。

終將逝去的青春,在歲月的長河裏,只是恍然一夢,夢醒了,青春的花也枯了。即使夢有再續的時刻,花有再開的時候,但夢非夢,花非花,夢不是那個夢,花不是那朵花。

曾經執著追求,執著奮鬥,為了心裏純潔的夢想枝頭綻放,苦苦守候了千百個日日夜夜。朝著希望的燈塔一步一步行進,如履薄冰,幼稚地認為守得雲霧開,一切便是睛天。殊不知,一路茫然追逐,打撈的不只有滿懷的夢想,還有生命裏許多難以釋懷的終將遺憾。

記不清幾次匆匆走進一座城,然後又悄悄離開一座城。縱然城市燈火闌珊,華麗璀璨,然而,作為一名過客,除了歎息,還是歎息。舞臺燈光絢爛,高貴華美,既不能扮演入戲的生、旦、淨、末、醜,也不能充當嘉賓席裏的甲、乙、丙、丁、戊。僅僅只是一個局外人,在偏僻的角落裏,演繹的是內心裏不斷湧動的陣陣痙攣過後留下的傷痛。

春天裏,我自信走進一座城;夏日裏,我匍匐潛行在城中;秋季裏,我揮手作別那座城池;冬天裏,我背負夢想流浪城外。

一直在尋找,尋找一個合適的朋友,尋找一個華麗的夢想;一直 在等待,等待一個俏麗的結果,等待一個落定的宿命。

那些年,一直在找;這些年,一直在等。過去,尋找的是那年陽光燦爛,尋找的是青春飛揚;今天,等待的是指尖的遊戲撥弄,等待的是夢想的現實擱淺。綠茶幽香 愛需要付出代價 往事的百合 我親密的愛人 墨潤繾綣情 舒心的體驗在心底蕩漾 我希望是從前 我的父親母親 我們生活中時刻都是利益關係 真正的自由呢?